当前位置 : 威尼斯国际官方网站 >> 学生天地

    【情感驿站】春水新生

    来源: 外语学院      编辑: 朱文韬      上传时间:  2019-03-30      浏览次数:  

      【编者按】为更好建设学生“第二课堂”,展现我校大学生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书写当代青年学子奉献农业、胸怀天下的情怀,党委宣传部对资讯网“学生天地”板块进行整改,拟设情感驿站、时事茶座、校园展厅、文艺花园、别样征途、中外书架、叽喳寝室、扶贫一线等栏目。敬请广大同学关注这片属于大学生自己的天地,并投稿。投稿邮箱:xndxxbjzt@163.com。(稿件请注明姓名学院专业班级联系方式等信息)

      “上善若水。”

      我想像,两千五百年前,老子写下这句话的时候。清泉从他枕卧的地方涌出,小溪在他的身边歌唱,水花打在他躺着的石头上,发出宛如摇篮曲的声音。那位伟大的寻道者,也许只有这样一片至温至婉的景象,才能让他停下那生生不息的脚步,在泠泠的声音里美美的睡上一觉。也许正是在那场梦中,他心中的那个善化为仙灵,在他的手心上写下“上善若水”的字样。于是他在大梦初醒之后,世界上便多了一句诗。

      国人是爱水的。大家与水总有着不解之缘。中国古代的大禹传说便是在与洪水的周旋中获得了他人民的爱戴,并最终君临华夏。老子听过的水,庄子惠施看过的那群游鱼所栖息的水,崔颢笔下的黄河,柳宗元心里的一汪小石潭。朱自清走过的荷塘月色,徐志摩看过的碧水白云。从古至今,从大到小,从汹涌到温柔,从先贤到我眼前的一湾碧水。中华民族的繁衍似乎与水总是离不开的。老子那句上善若水固然说的让人遐想,国人和水结缘留下的精神确总是令我肃然的。

      遥望江河,我看到的是击楫中流的祖逖豪迈的战吼;手捧清泉,我又能抚摸到庄周笑拒千金那不羁的狂放。许多人说,中华民族是强劲的民族,中华民族是有活力的民族。但没有为许多人注意到的是,那种水的至柔之美已然深深根植在了每个华夏儿女的心里。大家喜爱中庸,不善争,也不畏惧欺凌;大家热爱自然,喜欢自己脚下的土地;大家的魂里已然滋养出了无数优秀的先辈,也将孕育更多渴望觉醒的少年。

      春芽方生之时,伴着花香,来到湖畔读书自然是绝佳的体验。新生命破土而出的时候,我站在湖边,望向远方微风凛过湖面,带起的波澜,从远方殷殷而来。春天的水,是温婉的,她就像是在西湖便梳洗的那位美人一样,远远望去,一片动人的婀娜,令人遐思。而她又不肯拒人于千里之外,又不像花儿那般招展,也不想新芽那般令人吝惜。水也许知道人,也许不知道人。她有时会在偶然擦肩的时候轻轻向我问好,她有时会劝疲累的我好好歇息,安享夜幕。但她从未因我而动摇,昨春我与她约定来年共饮,今年我乘兴而至时,她却依旧是脖套如故,仿佛并未记得我一样。这岂能不让我大感沮丧!谁知这湖水总不是死气沉沉的,她为我浇灌了不同的鲜花,还邀我一同寻觅新生的甜梦,那我也只好宽恕她吧!只是我总是明白的,我终于有一天会离开这个小镇,也注定有一天会离开这个世界,与她永远别离。那时,她也许还会记得我,也许已然把我忘记了。绿水长流,她依旧会在这里。

      只是这又如何呢?在我看到一片翠然热诚的与我相拥之时,那样如“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的情怀早就在我的血脉里蠢蠢欲动了。浮生所欲的,也许总还是逃不过一些名利之类的东西。谁又不喜欢被众人所爱呢?谁又不喜欢品美食而享美乐呢?名利本来也算不上什么为‘君子不齿’的东西,况且那些儒生还多多少少喜欢内圣而外王嘛!只是这股流淌着的血脉,在春天的午后,在赴一年之约之后,一湖清水,共上其中游鱼,岸边花枝两三朵,三四朵,渐渐有了四五朵,让我记起了浮生所欲的东西也许也不止是追名逐利。外王使人奋进,但至刚强则折。我爱这湾水,我爱所有的水,天下哪里的水又有什么不同呢?也许我想要的便是在喧嚷纷杂的尘世里,身上碌碌太多时光之后,也能有当年老庄身边那捧能够拥抱他们和我的清泉。这也许是我体内流淌着的一些,平常察觉不到的魂吧。

      我从海边来到小镇,在这里呆的久了,有时也会想念家乡的大海。浪涛之声,也许便是我心里希声的存在。告别会进不久,我总是有些许舍不得西边这一湖挚友。也罢,我便再与他相约一次,待到明年清闲者有那么两三个之后,我再带上一壶好酒来看看她吧。希翼她能如之前一般爱我才是。

      编辑:朱文韬

      编发:刘雨婷 黄绚



    责任编辑:靳军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