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威尼斯国际官方网站 >> 学生天地

    【情感驿站】 风雨如歌

    来源: 经济管理学院      编辑: 尹诗雯      上传时间:  2019-02-22      浏览次数:  

      【编者按】为更好建设学生“第二课堂”,展现我校大学生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书写当代青年学子奉献农业、胸怀天下的情怀,党委宣传部对资讯网“学生天地”板块进行整改,拟设情感驿站、时事茶座、校园展厅、文艺花园、别样征途、中外书架、叽喳寝室、扶贫一线等栏目。敬请广大同学关注这片属于大学生自己的天地,并投稿。投稿邮箱:xndxxbjzt@163.com。(稿件请注明姓名学院专业班级联系方式等信息)

      来到这里时间不久也不短,,开始慢慢接受也渐渐适应这个地方,小城安宁与古树林立的暗香静谧,沧桑三教与宏伟楼群的交相辉映,校园里的单车在斑驳树影下飞掠而过正是应了“风清扬夏未央,林荫路单车响”的唯美意境。

      正巧是杨陵的雨季,我仰望阳台外的朦胧月光,雨水混杂着草香依托着秋日的飒风从纱窗的小格子中透入屋内,沁人心脾如故乡的夜晚。我想,此刻你我隔半壁江山,也唯有问候月圆月亏是大家能一起做的事。我曾与很多人说,我喜欢浪迹天涯,走遍湖泊明媚,吹遍古镇清风,一个人长途跋涉去探索未知的世界。可真的身处异地,走近几百公里几千公里都寻不到此心安处的地方,便也开始思念。

      大概是日久生灵犀,她正巧发了语音过来问候我的大学。我同她讲,这里有和一中相似的田径场,有和鞍千路相似的西农路,有语音语调和柳科很相似的领导。但北校却没有红白相间的大楼,也没有熟悉的口音玩笑。她说,别泪目,转身坚强走下去,回过头我一直在,想说话就找我,毕竟我这么了解你。大概是我从未想过大家要分别,所以我不止一次埋怨自己为什么高考发挥那么垃圾,如果正常一点,大家可能还在一起。看到我三十四连宣的“春风十里,不如军训的你”,我忽然想到我18岁生日蛛蛛给我的信里有一句话“愿你在每个徘徊的路口,都会有人牵起你的手向前走”她们不是生命里的天使,是走过了同行的路拐了一个又一个路口,还愿意同你在平行的路上牵起手,唱着歌,继续踏向远方的最亲爱的人。

      之前几天的晚上,我用弹起来还很笨拙的吉他尝试着奉献迎新晚会。同学歌声悠扬,可我的扫弦还难成曲。那天夜里,我在北绣前没有路灯的黑暗处穿着军训服,抱着吉他,听着串烧伴奏努力分辨出和弦和根音。那应该是我第一次那么落魄到觉得力不从心,水平不足,想帮着联系张罗却不在其位。也许是奋激也许是哭腔,就那么有一句没一句在昏暗的月光下给金浩哥发语音,他也就一句句回复着。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文尔雅,却可以用男孩子那样难得的动听的声音替我骂遍所有我感到的不爽。我记得那晚没有星星,月亮在云的掩映下显得颇为朦胧。记起范成大的一句诗“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还有老姐,我可以放下一切戒备,给她吐槽所有遇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快乐与苦楚,调戏调侃都谈得来,她待我以温柔以关顾的笑脸,把能想得到的最好的东西留给我,都是我能体会的最幸福的事。还有亲学长学姐毫不保留地指给我最明确的路。

      原来,无论怎样,或许是曾经的记忆里有过一段相似时光让大家倾心醉梦,面对他们可以放下顾忌,哪怕是脆弱抑或是坚强。那时我想,此生我愿,时光会记得世上所有的暖,那个叫做“我在”的地方,让我在孤独时候可以安静地依人,抬头仰望同一片寰宇夜空,也可以在浪迹时分陪我回忆故乡的晚晴歌声,与我讲樱花树下的落雨绝伦。让那些没有遗落在风里的念依旧可以安静的生长。

      有些时候,远望神似的背影,身后悠悠的声音,几个月前还在食堂超市买过的一样的果脯,都会让我不觉联想起曾经近在咫尺的人。9.4中午居然在午觉梦到过你,可我应该不会再在小百事上画上笑脸调皮地送给你。也没有熟悉的对面就是山的窗口让我和你打打闹闹后同你笑意盈盈说明天的希望。大家都曾祝福过彼此在看不到的岁月里熠熠生辉,可总有些人也许此去再见经年,好与不好全靠道听途说。我记得我上火车出发那天她发来微信说莫名五点多就睡不着了,9.8这天早晨我也起得很早很早。我不相信时间会淡忘所有的记忆,可又不得不承认,大家都在生磨着坚强的羽翼,让内心最脆弱最敏感也许就是曾经最幸福的地方渐渐的只留给自己。

      大概是动情了太多,所有相似的都会让我泪眼汪汪。但我依旧记得那条说说“以后遇到的人和事,会让你觉得高考错的那些题,错得刚刚好”。雨天拉着室友的手飞奔在青石板路上,踩下的水坑溅起的水花声都唯美动人·复审回来的八个人在月不见星也不见的深紫色夜下踏歌而归·晚训后的第一次ofo夜骑,试验田旁的晚风拂过耳畔的感觉刚刚好·12公里雨中野外拉练,大山深处回荡的连续呼号·11#楼下的树影斑驳·余晖·月圆夜下的歌声光影·写完栋哥的纸条后热泪盈眶·迎新晚会上的灯光笑脸。

      我选择了在明天说教官再见的今天写下这份日志,大概是怕告别时候言语太多,难尽其感。如一位资深muner说“走出了会场,大家这些人可能这辈子都见不到了。”也的确遇到过太多匆匆点缀了一段时光就匆匆离去的人,小四把他们叫做天使,我觉得再合适不过。

      我相信命运的归属,也觉得终有一天我会在某个时刻在这里嗅到家乡微风的气息,看到熟悉的晚晴,听到相似的音符,最重要的,遇到与你们一样可以疯可以闹,上一秒逗比下一秒正经的人。

      编辑:尹诗雯

      编辑:刘雨婷



    责任编辑:靳军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