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威尼斯国际官方网站 >> 学生天地

    【中外书架】在山的彼端——读《百年孤独》有感

    来源: 食品学院      编辑: 国际1603 周璕      上传时间:  2018-11-18      浏览次数:  

      【编者按】为更好建设学生“第二课堂”,展现我校大学生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书写当代青年学子奉献农业、胸怀天下的情怀,党委宣传部对资讯网“学生天地”板块进行整改,拟设情感驿站、时事茶座、校园展厅、文艺花园、别样征途、中外书架,叽喳寝室等栏目。敬请广大同学关注这片属于大学生自己的天地,并投稿。投稿邮箱:xndxxbjzt@163.com。(稿件请注明姓名学院专业班级联系方式等信息)

           倘若马尔克斯出身豪门,又怎能将那异域风情的小镇、神奇瑰丽的传说尽数融入到短短小说之中?

      倘若马尔克斯没有追逐梦想的决心,又怎能在四面楚歌之中创造出二十世纪文坛巨作?

      在地球的彼端,那个香蕉被作为主要经济作物的小镇。清晨的雾气尚未散去,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祖父正在做弥撒。此时百年孤独还是一颗种子,而充满神秘气息的拉美学问以一杯杯甘霖哺育它茁壮成长。而成长后的马尔克斯,与你我一样,过着平凡的生活。在灵感泉涌,闭门写作时,他的妻子为了支撑他而变卖家产,债台高筑。如同每一个追梦人一样,生命并不能将幸运的天平倾斜稍许。

      可马尔克斯终究将被世人牢记,以百年孤独编辑的荣誉,与这本让人读不进去的奇书一同记入世界文学的殿堂,成为后人争相学习与模仿的对象。

      从第一位成员拨开丛林中的荆棘起,家族的传说便在书架上方的卷轴中被加以记述。

      这个家族是跋山涉水而来的,而他们跋山涉水的目的,是躲避关于近亲结婚的诅咒。

      初读百年孤独的人时常会陷入这个故事令人则咋舌的陷阱之中——那是被名字,瑰丽而奇特的叙述方式,层层递进的谜题与那关于亲属关系的噱头拼凑起来的陷阱。百年孤独,并不只是代代人之间的爱恨情仇,被不断累积的业障与终局,还是一个小镇的发展史,乃至于一个时代的缩影。在一个个重复的名字与一段段似曾相识的故事之中,画卷被无形之手铺卷。

      乌尔苏拉是全家的主母,至少曾经是。她如此的勤劳能干,任劳任怨,以自己的青春托举起了整个家庭。而她又陪伴着家庭衰落,在她去世的那日,布恩迪亚家族正式走向了没落。在番石榴飘香中,马尔克斯提到“妇女是使世界不至毁灭的支柱,而男人则没法推动历史向前发展”,乌尔苏拉一角正是他对女性力量赞美的集中体现。相较于乌尔苏拉,小说中亦存在其他的女性角色。但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梅梅,也就是雷纳塔·蕾梅黛丝。她是一个令人瞩目的悲剧角色,同时,也是本书中最忧伤故事的主角。

      雷纳塔在修道院中度过余生,缄默不语。

      她的名字属于两个家族,母亲费尔南达的美貌与优雅都被这位自小修习琴艺的少女继承。而在情窦初开的时候,她遇见了修理工巴比伦。那是个看起来并不健康的青年,根据文中的描写,他就像是大家身边随处可见的营养不好的青年人一般。脸色焦黄,似乎随时会因为肝病死掉一样。他是司机,遇见了大小姐雷纳塔。那个关于神秘黄蝴蝶的故事引人遐思,雷纳塔在他身边时常看到黄色的蝴蝶。马尔克斯曾见过一名电线工,在工作时身边突然被黄色的蝴蝶围绕。在万事万物都有极强象征意义的南美洲,黄色与蝴蝶都带着很深的不详寓意,在马尔克斯童年中留下的影子,终于有一天印刻在了另一对情人的身上。

      百年孤独的故事轴心是什么?

      是爱情,是亲情,是每一根维系着关系的血脉,甚至是子弹与死亡的诅咒。

      关于诅咒,在小说中出现了两次。第一次是长着猪尾,在中年割尾时死去的亲戚,另一个就是第七代布恩迪亚,那个被蚂蚁吞噬的孩子。两个诅咒都与近亲结婚相关,似乎隐隐警示着大家自然与伦理的重要性。

      人是斗不过时代的,可时代总会为不同的人提供舞台。无论是英雄上校、好食者、斗鸡大王、学生兵领袖;或是第一美人、预言者还是家庭主母,都有离去之日。而他们的一生,或是被人唾弃,或是引人致意,都只是历史的一个像素点。

      他们是活在书中的角色,而大家只是旁观家族兴衰的看客。文字铺就长路翻山过海,穿越时光,从遥远的拉美漫步而来,又在东方掀起风暴。马尔克斯与百年孤独影响着中国一代文人,那些绮丽与奇异的遐想,童年时祖母的故事,与真实的历史合辙同轨,将一车游客送入那个时代最平凡的村庄,与不平凡的故事之中。

      时光迭代,马贡多最后也被风暴摧毁。或许也会有一天倒回到那个奥雷里亚诺上校被带去看冰块的下午,不过那天,就是你打开这本书卷的日子了。

    编辑:国际1603 周璕

      编辑:刘雨婷



    责任编辑:靳军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