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威尼斯国际官方网站 >> 学生天地

    【别样征途】巴东——桃花源里发生了什么呢?

    来源: 经济管理学院      编辑: 程悦      上传时间:  2018-10-17      浏览次数:  

     【编者按】为更好建设学生“第二课堂”,展现我校大学生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书写当代青年学子奉献农业、胸怀天下的情怀,党委宣传部对资讯网“学生天地”板块进行整改,拟设情感驿站、时事茶座、校园展厅、文艺花园、别样征途、中外书架,叽喳寝室等栏目。敬请广大同学关注这片属于大学生自己的天地,并投稿。投稿邮箱:xndxxbjzt@163.com。(稿件请注明姓名学院专业班级联系方式等信息)

        从巴东回程前,和鱼一起在酒店门口跳下一个台阶,大家打趣道:“跳下这个诛仙台,大家就要一起堕入凡间啦。”

      于是生活就在短短的十几个小时内回到正轨。

      在巴东度过的五天似乎随着大巴驶出一重重山而远去,那么这宛若在桃花源里度过的五天都发生了些什么呢?

      其实在出发之前我是有些惶恐的,虫子是我十分惧怕的东西之一,目的地却是类似深山老林的地方,所以特地问了问经常去秦岭实习的同学“山中存活攻略”。出发前一天匆忙跑回家准备了登山鞋背包等一些装备,就这样慌里慌张的出发了。

      这一切在到达之后的一小时内烟消云散。

      宜昌是一个干净且温润的小城市,和提早到达的涵姐谢大哥还有鱼一起吃了小郡肝串串,便坐上大巴去接后到的同学,告别了城镇,一路驶向深山。

      坐在大巴上摇摇晃晃,漫不经心地看着窗外黄昏时刻的群山,心里有种在逃离的感觉,从这个刚上大三突然需要面对人生转折的令人疲乏的生活中逃出来。我要进山了,从此什么事儿我都不再关心了。这种感觉让人惬意,怪不得古时候陶渊明他们那么推崇归隐山林。

      群山中有一个小小的火车站,小到除了一盏灯之外可以完美的和大山融为一体。夜晚的车站没有多少人,十米开外是一条山间的铁道,随意一瞥就看到了缓缓驶过的火车。

      前一晚吃饭的时老师善意的提醒大家多吃一点,第二天的三万步就让我明白了一切。

      绝壁天河的山路是真正的山路,其中有一小段在我看来是没有路的,左手边是一条小溪,右手边除了高大到和我头平齐的巨大植物之外就是悬崖,所以只能一边拨开植物一边向前走。有些同伴背着单反就更加凌乱,更别说还有一个扛着三脚架上山的小哥。

      走到绝望的时候刚好到了一个视野开阔的地方,放眼望去是阳光下的群山,还有些许山头被云雾环绕,能看到对面山上人家的房屋,农田,一片静好。

      徒步带给我的心理压力慢慢消减。开始心情愉悦地走着,谢大哥和吴老师走在最前面,突然就停下来,说看到了一条蛇,据谢大哥的描述那条蛇是直直的立起来的造型,给他吓得直接懵掉。

      走到下午两点多的时候,看到了几户人家,土房子,门前堆着采摘下来的玉米和生火用的柴。一位老奶奶在自家房前的小菜地里拔菜,我好奇的张望过去,老奶奶感觉到了我在看她,于是便很开心地对我地笑了一下,老奶奶已经没有牙了,但是笑容灿烂地无法言喻。

      旁边那户人家住着一个老爷爷,门口停了一辆车,看着似乎是住在城镇里的孩子回家来。老爷爷坐在马路边拿着锤子敲石头,再将石头磨平,旁边放着即将要完成的石凳。四五岁的孙女在旁边跑来跑去,我听见老爷爷用方言问小孙女:“你有没有带你的滑板车来?”小孙女突然停住,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回答道:“没有,在家里放着呢。”我用余光悄悄偷看爷爷的表情,他正充满目慈祥的看着他活泼地小孙女呢。

      山里的居民对人没有防备感,亲切又令人温暖。不像平日在城市里,但凡一个陌生人看着你,八成会报以怀疑的目光看向他,心里想:这人怎么这么奇怪,他是不是有什么企图。

      快夕阳西下的时候,到了一个观景台,此时已经持续走了六七个小时,我感觉自己陷入了生理僵局。抱着随便看两眼赶紧回车上坐着的心态下去,我没有想到在看到景色的第一眼竟会热泪盈眶。

      长江水静静地流淌下去,白云就在头顶飘飘悠悠,远处山影像水墨画一般。

      在这一刻我想到了苏轼——“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这一刻我似乎看到了几百年前的苏东坡,半夜喝醉归家,家童却早已睡熟,打起了呼噜,于是东坡坐在家门口,就这么静静的听着长江水流过。

      杨绛先生在《大家仨》中说的“嘤其鸣兮,求其友声。”友声可远在千里之外,可远在数十百年之后。可能就是这种感觉,虽然我算不上是东坡的朋友,可也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他那晚的心境。

      所以说喜欢文学,文学可以把很多美好的情感和思想用艺术的方式记录下来,可以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坐船游神农溪,看到了半山腰的山洞里摆放着棺木,大概是千百年前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和风俗。

      在岸上看了土家民歌的表演,唱歌的土家女孩漂亮极了,一对眸子清明如水晶,也只有在这种山青水秀的地方才能长养出这样的姑娘。尽管身为女孩,我也是极想娶她回家,在船上大家便打趣谢大哥,说这土家要娶媳妇,男孩子必须现在女方家里待三年当苦力,才能带女孩回自己家,谢大哥说,如果能娶到的是那样的女孩,怎么都得愿意。大家都笑成一片。

      那天下午回去后继续赶稿子,剪视频,修图。其实在巴东的每一天都睡得很晚,大家一起熬夜产出,虽然很累,但都是自己喜欢的事,所以也很快乐。在最后一天的晚上坐在窗台上写给小组成员的临别赠言,越写越难过,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

      是啊,行知客是一群多棒的人啊,十岁起和爸爸一起骑摩托车走南闯北的东北姑娘雨锡,坚持跑全马还会煲汤的子萱,在成都做独立摄影师的秋燕,喝大后喜欢自言自语到睡着却十分照顾别人的二师兄,永远不记得我是哪里人的大师兄,长得像颖儿说的一口流利日语的一帆,rap十分带感的卉子,摄影技术一流唱歌还特别好听的谢小弟,最最爱的可以随时构造并进入自己世界疯狂发笑的鱼,还有只大大家一岁每天比大家熬的还要晚却悉心照顾好了大家每一个人的涵姐。

      兴趣相近容易,但志同道合难。可行知客们都是最真性情的人,彼此不需要太多说明就可以心照不宣的配合起来。感谢他们让我知道了,和相似的灵魂并肩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最后一晚大家都赶快了进度,终于在凌晨出门去了ktv,大家唱《当》唱《故乡》唱《私奔》,大家扯开嗓子一起喊,想带上你私奔,去到最遥远城镇,去做最幸福的人。我多幸运啊,遇到这么好的你们。

      高中语文老师曾让大家在课本的封面写下这样一句话——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我想我慢慢开始懂了。所以就带着这样的崇高理想,去看更大的世界吧。

       编辑:经济管理学院 会计162 程悦

    编辑:孙梦晴



    责任编辑:靳军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